惡與善

所以道德倫理,邪惡與善良,都是人想像的。米頓的失樂園,有一句名言正好反映這一點:‘The mind is its own place, and in itself can make a heaven of hell, a hell of heaven'。 最近亦有想過開一類比較'niche’的生意,始終,我認為道德標準只屬參考,並沒有真正的正邪,道德或不道德,二十一世紀的世界,說的是all relative。

教授,天才和上帝

剛剛看完 'The Man Who Knew Infinity' (2015) ,講述數學天才 Srinivasa Ramanujan 和劍橋數學家 G.H. Hardy 的奇緣。看這部電影前,我對Ramanujan的人生或對他的數學理論也是一無所知,看完後仍只是略有所知,對電影沒有對這方面深入探討有一點兒遺憾,但對宗教信仰和知識的探討我是彼喜歡的。(...)

我: 在這世界找自己的一’點’

兒時的我,是一舊雲。浪費了很多光陰,日日玩電腦遊戲,荒廢學業。中二時,到了澳洲寄宿學校讀書,仍然是一舊雲,豈不料十年級時因對老師不禮,差點兒被趕出校,但世界就是有這一條道理:在最差勁的時候,差得最壞的狀況,命運會反彈。當時,校長召見了我去了解事情。校長是一位非常講道理的人,跟我説「男孩子做錯事,不算什麼大件事,只需認錯就可。但要記住,當你離開這校園的閘門後,社會會否給你第二次機會去改善?現在的你,仍年輕,請盡快改變自己!」(...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