廁所, 遲大到和嘔吐物

開開Google Map和陳年的Photo album, 回味一下過去。還記得有一次學校軍訓Camp到了一處名為Singleton 的地方。有一晚,在漆黑的森林裏摸着黑戰戰兢兢地上廁所。出來的時候抬頭一望,是現在也不會忘記的一幕:一顆顆星星,大的,小的,蓋滿天空。沒有閃着閃着,而是固定瞪大眼凝視大地。時間在這星空下膠着。在這星海下有一道用星造的橋: 我們的Milky Way。這也可算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在宇宙的位置吧。

中學完了,一個人到了沖繩去。不懂駕駛的我,沒有自駕遊。每到一處都需要乘搭交通工具。準時到達車站是關鍵。一向不太守時的我,這是suicide。還記得在沖繩南部,途步行足一個下午,在公路上一個人,車也沒有一架,荒張哭了幾次,最後緊緊趕上另一尾班車回那覇。

大學畢業後,沒有跟其他人一樣找工作,而是到了倫敦讀哲學。還記得不慎用了一個裝滿嘔吐物的吸塵機房間臭足三日三夜。

人生就是這樣,難忘的事,通常都是跟上廁所丶遲大到丶嘔吐物這些東西有關。

與久違的同學見了面,感觸也。離開母校已有六年多,六年裏各有各的發展,但原本已變模糊的記憶今天又再被喚醒, 回到那已逝去的過去。本來因怕陌生的感覺而不想見面,但最後沒有陌生只有熟識。對,時間和地點轉變了,跟六年前的舞台不同,角色也改變了,過去的友情卻沒有。

人類每百年來次大換血,今天你遇見的大部分人百年後也不會在。遇到的人是緣份帶來或否,不知道,但是因為他們才會有今天的我。百年後,在今生建立的友情,可能忘得灰飛煙滅了,但就是想説-感謝。感謝你們陪伴我成長。如有下一個二十五年的時間,我最希望的就是和你們在社會上立業,各出成就。

據說當年皇家天文學會會長Sir Bernard Lovell 退休時在BBC 訪問裏被問到:「Sir Bernard, 你對蟹星雲在一百四十三萬年後爆炸有何看法 ?」Sir Bernard 答:「I could not give a flying fuck」。回望自己過去二十五年,提及最多的字眼就是「planning」,「achievement」 同埋一大堆「計劃」。

打後二十五年,曉陽,要緊記,你要擁抱生命,嘗嘗個中如爵士樂色彩的點滳,享受這一切一切!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