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授,天才和上帝

剛剛看完 ‘The Man Who Knew Infinity’ (2015) ,講述數學天才 Srinivasa Ramanujan 和劍橋數學家 G.H. Hardy 的奇緣。看這部電影前,我對Ramanujan的人生或對他的數學理論也是一無所知,看完後仍只是略有所知,對電影沒有對這方面深入探討有一點兒遺憾,但對宗教信仰和知識的探討我是彼喜歡的。

電影裏的Ramanujan是相信自己憑直覺去通曉數學,Hardy代表着西方的科學論證價值觀。Ramanujan在電影結尾時跟Hardy説到他的直覺是由上帝給他的,Hardy一位忠實無神論者説他不能證實Ramanujan是否上帝的傳話者,但相信Ramanujan的數學理論。這對我來說很有趣,Hardy代表人類的求證科學觀, Ramanujan則代表着人類與自然的直覺觀,兩者都 subject to error. 首先是Littlewood在信裏跟Hardy指出Ramanujan的Prime Numbers 理論有錯誤之處,然後是Bertrand Russell跟Hardy指出Ramanujan之所以感失落是因為Hardy要他的好友及愛徒跟隨西方的論證方法而不是’let him run’。兩大師的錯誤,對我來說是這電影的有趣之處。

不得不承認的是劍橋三一書院真的是很迷人。桃木色大小書房,黑袍書卷味,尋求知識及真理的氣味散播在螢幕內外。Littlewood 對Ramanujan在他們第一次見面時, Ramanujan看見Trinity Great Court時候表現得驚訝,Littlewood跟他説 ‘Don’t be intimidated. Great knowledge comes from the humblest of origins’. Humblest of origins, indeed, 但看看現今的社會,仍然是這麼分裂,仍然是以’不同’為討論的主軸,階級,政治和種族鬥爭並没有消失。電影裏並不是採取學術界沒有分裂和鬥爭的元素,正正相反,知識之所以推進是所謂 ‘agreed’,理論成立後又等待着被推翻。就算是科學,也是這樣subject to 不同的科學觀。

The Man Who Knew Infinity (2015) — 好看不是因為勵志故事plot,師徒間感情描寫或聖三一書院的書卷味,而是導演用矛盾論來解答人類幾千年來累積的知識,包括宗教丶文化丶科學和政治等等,原是因沒完沒了各種各樣的矛盾。師徒間對宗教的理解,數學家各與各之間的鬥爭,宗主國及其殖民地的文化差異,世界大戰國與國的衝突,並沒有因科學和學術變得滆和,剛剛相反,衝突鬥爭矛盾令知識得到增長,死不了的人建立了友誼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